從2000年以來,媒體報道的這座建築被撞事件至少就有10起,幾乎每年一起。這些衝撞的起因有發泄不滿,但更多是打瞌睡或者喝醉了誤撞過去。
  馬英九的辦公室有多耐撞
  文_尤梓
  對於自己的辦公室被撞,馬英九很淡定。
  1月30日,剛回臺灣的馬英九被問及是否會擔心有人再駕車衝撞“總統府”時,表現輕鬆,稱“不會”。此前5天,一名男子駕駛的大噸位砂石車撞向“總統府”,連破4道阻絕設施,衝進正副“總統”及重要訪賓上下車的車廳。
  對於此事,馬英九的確無需太過情緒化,只需提一些原則性的要求,比如審慎處理、避免負面影響等等,剩下的臺灣都有標準作業程序處理,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撞了,馬英九任內就發生了至少3起衝撞事件。
  有發泄不滿,也有打瞌睡撞進去
  從2000年以來,媒體報道的衝撞事件至少就有10起,幾乎每年一起。
  這些衝撞事件中,少部分與此次一樣,是為發泄不滿,將“總統府”作為宣泄的目標。
  比如2004年,一名現役軍人就曾騎著摩托車企圖衝進去,並向院牆內投擲2頂安全帽。後來被攔下,由臺灣警方帶走做進一步偵訊。
  但並不是每次發泄不滿都如此過激、偏頗。臺灣人表達不滿的方式更多是請願或者向“總統府”或者其他“官邸”圍牆內扔垃圾。
  雖然被守衛的“憲兵”抓到扔垃圾會被登記、處罰,但到了陳水扁任內,由於政治聲望太差,丟垃圾的人更多了,抓不勝抓,“憲兵”就改用眼睛瞪丟垃圾者。所以衝撞“總統府”事件中,大部分還是因為酒駕或者打瞌睡失控撞上的。
  2011年8月,一名男子就曾因為太過疲累,行經“總統府”大門前,因車速過快,煞車不及,失控撞擊護欄及阻車柱。而此前的2008年、2007年、2006年,連續三年“總統府”都被酒駕者撞上。
  在臺灣媒體看來,這些誤撞中,“總統府”也應該負一定責任。
  臺灣前立委帥化民老早就說,“總統府”根本沒縱深,門口幾公尺就是大馬路,而且是繁華地段,任何人都可開車經過,要避免交通事故的誤撞很難。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足見“總統府”的親民之風,外圍戒備不是十分森嚴。如果外圍戒備森嚴,早在這些車輛撞入第一道防線後,可能就被攔下來了。
  三重防線也阻止不了一名婦女
  不過,要衝進“總統府”裡面還是不容易。
  2008年以前,大樓外圍佈置有拒馬、蛇籠、鎮暴水車等等。後來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葉金川說,感覺像“被囚禁在監獄”,討論後決定撤除。
  但即便如此,此前的衝撞事件中,很少有能衝進多遠的。此次衝撞能達到車廳多是因為車輛大的原因。
  所以在衝撞當天晚上,臺灣就緊急在原本的柵欄後方,擺上20個花崗岩石柱,一個重達1噸。下一步還將仿照美國白宮加設安裝阻隔鋼板,即使重型卡車撞擊,也是車鬥斷裂,無法闖越。
  這算是相對溫和的反映舉措。
  2003年,在接連發生幾起衝撞事件後,周圍建築物上都佈置了機槍、防空炮等設備,從高處監視維護安全。
  除了這些硬件設備,臺灣“總統府”的安全部署也讓它很耐撞。
  這兒歷來由警、憲三層關卡負責維安,區分成內中外三大區塊:外圍人行道以外區域,由臺北市警局負責;人行道以內到建築物門禁則由“憲兵211營”負責;建築物內則為“總統府侍衛室”管轄。
  此次衝撞事件中,最終緊急按下防彈玻璃鋼門,減緩砂石車衝擊力道的就是“憲兵211營”的一員。
  “憲兵211營”,在臺灣軍中被稱為“鐵衛營”。要進入“鐵衛營”不但身高要180釐米以上、不能有前科及犯罪記錄、在學期間表現良好、家世清白,直系親屬三代皆無前科記錄者、面貌清秀,且無顏面傷殘、青蛙腿、扁平足、穿耳洞、刺青等明顯不合格因素。最重要的是儀態,每天都要練習“兩小時不動姿勢”,要練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
  不過,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在這樣重重保護下,2009年一名曾姓婦女,還是在沒有證件的情況下輕易進入馬英九辦公大樓,直到被安全人員發現才被警衛帶離。從進入大樓到離開,該名婦女在裡面獃了約40分鐘。
  其實即便老虎不打盹,也沒辦法全部處理沖向大樓的車。
  由於“總統府”地處鬧市,一輛時速72公里的大卡車,從周邊路上衝到大門,最少只需要花5秒,最長也就11秒。再有本事的特勤維安,5秒能做什麼?對空鳴槍?開槍射擊輪胎?無論再怎麼快,擋不住、也攔不下。
  更大的問題是“總統府”周邊高樓不少。臺北市議員李慶元就曾直指,這兒不但會成為動物園,任住戶觀賞,還可能變成練靶場。
  據臺灣“國安局”資料,站在這些頂樓,一千米內的目標,幾近百發百中。可有些高樓距“總統府”只有2百多米。
  維安與親民,難解的博弈
  其實馬英九不是不想搬遷“總統府”。
  這兒原本是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總督府,早就引起臺灣各界的非議。一次,臺灣“行政院長”江宜樺宴請部分國民黨“立委”時,就有人調侃稱“總統府”的陰氣太盛、鬼魂一堆,每次入“府”開會都感到陰風陣陣,“不然‘總統’老是做很多錯誤決策,身邊的人紛紛出事!”
  馬英九上任之前就曾有過搬遷之意。“我們也做過評估,後來都覺得可能性並不大”,馬英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這一是為了選舉而做出的自我限制,二是為反對黨的競爭和輿論的監督造成的壓力。
  葉金川還曾透露,馬英九等人的共識是,要讓民眾不覺得這是軍事要地。最終,臺灣地區領導人的維安陷入安全與親民的矛盾中。
  這種矛盾在選舉期間格外突出。例如,群眾小額募款,向來是臺灣政黨經費的主要來源之一。一個鄉下老太太,趁著和蔡英文握手時,拿張鈔票塞進她口袋里,維安人員能出手制止嗎?
  換另外一幕:馬英九上菜市場拜票,走得汗流浹背,水果攤的老闆遞上一片西瓜,是當場讓馬英九吃下去,還是先拿到後頭用食物偵檢盒化驗一番?還有,老闆手上那把60公分長的西瓜刀,就這樣對著“總統”晃啊晃……作為“侍衛”,除了繃緊神經,冷汗直流以外,還能做什麼?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Jodie Foster

rais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