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21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大幅增加國家創投引導資金促進新興產業發展。會議決定,成倍擴大中央財政新興產業創投引導資金規默加快設立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完善市場化運行長效機制,實現引導資金有效回收和滾動使用,破解創新型中小企業融資難題。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之後,這句話廣泛流傳,不過一些人忽視了後面緊接著的“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的表述,兩者結合才是中央決定的深意所在。此番國務院常務會議用國家引導資金促進新興產業,其實就是“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的具體闡釋。
      當然,這筆新增的資金無論什麼規默都不應是以體量龐大取勝,而是發揮巧勁,起到“四兩撥千斤”作用,帶動各方資金特別是商業資金用於創業投資。在坊間看來,國家層面的創投引導資金可以像市場層面的天使基金,後者主要是對萌生中的中小企業提供“種子資金”,據稱是面目最慈祥的風險資金,幫助創業者脫離苦海、擺脫死亡的危險,因而獲得“天使”這樣的美稱。
      天使基金可能有投資項目失敗,但也可能收穫幾十幾百倍的回報,甚至還有超過萬倍的收益。不過,創投引導資金儘管需要強調其市場化運行的長效機制,但重點卻並不止於資金有效回收和滾動使用,還在於這些資金能夠一舉多得,既解決一部分新產業所屬企業的融資難,又激活了國家的科技創新體系,還搶占了國內外的市場,同時政府也能在就業、稅收等方面產生社會、經濟效應。但若要實現這一石多鳥的目的,務必戒掉一些常見的毛病。
      首先,創投引導資金是要破解創新中小企業融資的難題,就必須和中小企業成為知心朋友。一定程度上,當下的銀行借貸體系有著較強的功利性,對中小企業並不青睞。大學問家辜鴻銘曾經有一句名言:“所謂的銀行家,就是晴天千方百計把傘借給你,雨天又凶巴巴地把傘收回去的那種人!”這當然指的是舊時的銀行家,然而舊時銀行家的做派並不會立即消除。對於中小企業融資,一些銀行會嫌貧愛富,越有抵押資產,越有償債能力,則越有貸款找上門,甚至企業不想貸款都要求著貸款。所以,國家創投引導資金最需要戒掉的就是這樣一種銀行家的毛病,代之以天使的情懷。
      其次,新興產業雖然很有前景,但也切忌急功近利,創投引導資金要“放長線釣大魚”。國務院常務會議也要求,要營造寬容失敗、敢於開拓的氛圍。很多人都看過愛迪生髮明白熾燈的故事,據說愛迪生經歷了1600次失敗的試驗,卻高興地說:“我知道這1600種材料是不能用的了。”他繼續實驗製成了世界上第一隻能射出明亮光線的燈泡。由於創投引導資金有著強大的政府背景,這有利其實也有弊,那就是政府和主政官員有著任期制,常懷著政績衝動,希望在任期內各種投入能夠立竿見影,創造奇跡。這種觀念往往不符合科學和經濟發展規律,所以也需要戒掉這個毛病。
      再次,無論創投引導資金如何成功運作,甚至成倍地擴大規默那也只是市場的輔助手段。一方面,創投引導資金可以和市場上的天使基金們齊頭併進,它們可以形成相輔相成的關係,“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也需要堅持“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另一方面,當創投引導資金投資的項目獲得了成功,需要一個妥善的退出機制,在保證資金有效回收和滾動使用的同時,也要避免“與民爭利”。
      總之,國家加快加強設立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這是利國利民的好事,但要把好事辦實,則需要揚長避短,既能成為創業投資的催化劑,也避免成為妨礙創新的攔路虎。   (原標題:撥動新興產業需用“巧”資金)
創作者介紹

Jodie Foster

rais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